戴生雋,字一苇,北京大学EMBA,高级经济师,包头水墨画院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中心艺术委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中国诗书画研究院研究员,全国人大中国人民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书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会员。人民艺术家协会墨宝商城签约艺术家。2000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联授予“世界华人艺术人才”称号。

作品收藏: 书法作品被西安碑林博物馆,韩国国家碑林园,泰国中华艺术陈列馆,中国香港大会堂,五台山万佛阁,白云山道观,包头博物馆,敕勒川博物馆,德国,美国。日本友人珙藏;为包头市赛汗塔拉城中草原,万泉敖包题词。

著作:《戴生隽书法集》第一卷、第二卷(内蒙古人民出版社);论文《书法经济》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光明日报》社主办,首届中国书法产业高峰论坛(杭州)。

戴生雋作品欣赏↓

朱砂《心经》横批  139×35cm  2015年

《梦回秦汉》12m长卷(局部)  2018年

甲骨文立轴《中国梦》 139×35cm 2018年

大篆对联《一花一书》 180×40cm  2018年

篆书立轴 唐.贾岛《剑客》180×30cm  2018年

篆书对联《惟德以礼》 180×30cm  2018年

汉瓦当文立轴《中华颂》 180×60cm  2018年

篆隶横批《福寿延年》139×35cm  2019年

隶书立轴 唐.常建《题破山寺 》 180×30cm  2018年

隶书横批  《天边》歌词节录  180×60cm  2019年

正书立轴  139×50cm   2017年

行书立轴  唐.李白《听蜀僧睿弹琴》 180×60cm  2019年

草书立轴《心经》节钞 180×30cm  2018年

国画《虎啸龙吟》 180×30cm  2018年

国画《年年有余》180×30cm  2018年

戴生雋艺术活动掠影↓

201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2014年为西安碑林博物馆题词

2016年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首届书法产业高峰论坛

2017年3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张院忠参观包头水墨画院作品展

2017年接受内蒙古电视台采访

书山有路勤为径——漫议戴生隽先生的书法之路

文/万峻池

我与戴生隽先生相识于2016年春。初次相见,共同的爱好使彼此都有相见恨晚之意。真可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推杯换盏间我襟怀坦诚地阐述了中国书坛的现状,个性的点评赢得了生隽先生的共鸣,激情中戴先生真诚地说道,“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先生以文化人特有的胸怀喃喃自语地说道,“从今后拜万先生为师,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我也坦诚地告诉先生,在未来的生活中就让我们,“见贤思齐,能者为师。”

至此我对先生的书法艺术多了一份关注,不断地了解其几十年的砚边耕耘生涯。生隽先生的笔墨功力在当今书坛堪称一流,他用笔沉稳,喜用淡墨,潇朗秀逸,行笔流畅。他苦研于契文、金文、篆隶、行草之间,独具风格的书法作品给我带来的是艺术的享受。出于情理,无论用多少修饰的文字来点评生隽先生的书法艺术都不以为过,也合乎常理,但苦思冥想数日,看看当今书坛,真情的行笔有些沉重。     当今书坛名家林立,大师多如牛毛,书法巨匠超过历史总和。一位位目空一切的“文化草包”以无知者无畏的言行将传统民族文化瑰宝的书法艺术用来杂耍,以并不高超的演技骗取了多少藏家的血汗钱。有些书家中早年确实写得很好,本有机会与古代名家一决高下,然而在商品社会的冲击下,在他们书法创作至关重要的壮年倒在了金钱下。他们不思进取,为钱而作,作品千篇一律,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创作的灵感已经麻木,满腔忠贞地计算于金钱之中。

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千万富翁,然而离传统文化、圣哲道义,离他们壮怀激烈的初心渐行渐远。作为旁观者,我深深地感到他们是多么的悲哀,用本来才华横溢的艺术之路去换取腰缠万贯的金迷纸醉。他们的言行使我想起了往事岁月的一幕,一代艺术家朱屺瞻先生曾意味深长地说道,“真正的艺术家不能以营利为目的,卖得再好充其量就是‘酱油店老板’。”这是一句诙谐的比喻。梅花草堂主人一生顶天立地,自成一格,百岁画翁,德艺双馨。纵观当今书坛,本来为数不多、极有希望的书法名家,他们的言行使我联想到当年名扬四海的“傻子瓜子”和杨百万,还有那些养猪的、卖鱼卖虾的。

当今多少书家和他们一样,都是有钱人。不同的是他们用汗水、智慧与机遇赢得了金钱的同时,给社会的进程与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帮助,体现了生活的意义,而以“名家”自居的你们面对流出的作品,扪心自问“您是艺术家吗?”你们今天无论几万一方尺卖出,如有一日藏家们连本钱都收不回,想想啊,那是要“骂娘的”。为了钱,葬送的是艺术家的锦绣前程,留下的是骂名,最后一文不值。多么崇高的艺术人生奋斗到最后还不如一位“卖鱼卖虾的”。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收藏家们在摸索中一定朝着阳光走去,历史已经告诉人们只有不朽的艺术珍品,才能在阳光下灿烂。    受强直性脊柱炎的影响,我离开挥翰临池的生活已近十年,然而对书法的初衷与眷恋此生不变。我曾以藏家的眼力关注了不少当今书坛极具个性的艺术家。2004年因缘中订购了一代艺术家刘旦宅书法作品一百余件,2006年订购了当代名家卢甫圣的墨迹一百余件,与篆刻、书法名家李文骏签约已有数年。几年中也先后订购了张桂铭、陈佩秋、王涛、张培成、陈家泠等艺术家书法作品。近来,戴生隽个性的书法也引起了我的关注。

晨曦的阳光下,细细品读戴生隽的书法佳作,琢磨其砚边生涯的点点滴滴,先生取得了太多的业绩,如实写来,也可与当代书法大家齐震书坛。然而戴先生一定明白,在岁月的苍穹中,再美好的修饰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匆匆行笔间,电话响起,传来了生隽先生儒雅的声音,一声“万老师”叫得我诚惶诚恐、叫得我思绪万千、叫得我心情沉重……“老师”,多么崇高的称呼,它承载着光荣的使命,苦思冥想中就暂借“老师”的光环与生隽先生进言,“你已年近花甲,在往事的岁月中,无论取得多大的成就,对艺术家来说它只是应尽的一部分。

千万切记,对于心存高远者来说,没有什么荣耀可以庆幸,有的只是任重道远。承望先生宁静中常思曾经的壮怀激烈,找找初心,以六十为书写的起点,再以莘莘学子的情怀,花上三年五载临临天下名帖,与古人对语,以一腔忠贞来累积运行笔墨的厚度。

在创作中请记下一个曾经的故事。那是2004年的春天,我订购了老一辈艺术家刘旦宅先生的书法作品三十幅,先生明确地告诉我,几十年的艺海生涯从来没有为任何部门与个人创作过三十幅书法作品,临别之际刘老默默念叨,‘小万,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历时六个多月,刘老来电告知,‘小万,不辱使命,书法作品已完成。’当天,我赶到了刘府,开门的刘师母将我直接引到阳台,指着一大包写废的宣纸,痛心地告诉我,‘小万,覅再叫老头子写字了,他太认真了。这就是最近写得不满意的纸张,我把它集中在一起称了一下,十五公斤!’我来到了刘老的书房,至此,留下了对一代艺术家的敬畏之心。”     岁月荏苒,经过多年峥嵘岁月的磨砺,当代藏家的眼力与时俱进,他们也逐渐明白“精品炼成”的意义。我们深切地希望能看到艺术家的铭心之作。作为艺术家光有漫长的历程是不够的,他需要历程中的丰碑,丰碑由智慧与汗水铸就。真正的书家要以一种“守穷”的精神静坐书斋,将文化的传承、人生的感悟、艺术的积淀与传统用笔功力相融合,以真情流露的情怀书写出时代的篇章。这样的作品不仅能承载历史,也是藏家真正期盼的心爱之作。苦思落笔此文,与才华卓著的生隽先生共勉。——丁酉冬月初十万峻池记于海派美术馆 (作者系:上海海派美术馆馆长,著名书画收藏家,评论家,书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