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新闻网 新闻 粤港澳大湾区“梨园花正开”

粤港澳大湾区“梨园花正开”

南都讯记者朱蓉婷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化和旅游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共同主办的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上周在广州大剧院隆重开幕。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是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共建人文湾区”内容的具体举措,将从2019年起,每年举办一届,每届一个主题,在香港、澳门和珠三角9市中选取一座城市承办,以“一地为主、三地联动”的方式开展系列活动。

适逢粤剧“申遗”成功十周年,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整合粤港澳三地文化和演艺资源,共推出100多项活动,以粤剧粤曲为代表的岭南非遗节目是本届艺术节的一大亮点。

本届艺术节上的粤剧节目可谓是遍地开花,精彩纷呈,由广州粤剧院全新创排的大型新编粤剧《十三行》,上月刚刚在江南大戏院完成展演,受到热捧,三位梅花奖演员黎骏声、吴非凡、陈韵红领衔主演,不少港澳戏剧组团专程赴穗“追星”。《十三行》剧中大量岭南风韵的特色唱段,除了运用传统粤曲牌子旋律外,每场间场还灵活运用咸水歌风格的旋律将场与场之间串联起来,切合岭南本土题材的特色。

6月23日,湾区大戏台———《唱响大湾区》在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举行,节目荟萃了粤港澳三地的粤剧名伶新秀和粤剧艺术团代表,穿插红色经典剧目表演,主题曲以《步步高》为主调,为中山本土戏曲粤剧迷献上一台原汁原味的粤剧大餐。

接下来,广东粤剧院出品的新编现代粤剧《风起南粤》将会巡演至肇庆、中山,该剧以创办深圳蛇口工业区为主线,讲述改革开放第一代创业者的故事。7月25至26日,另一部现代粤剧《山乡风云》将登陆江南大戏院,8月3日至9日,新乐府·国乐复兴计划系列巡演将在佛山、深圳、东莞、广州展开。

据透露,今年年底广州大剧院将上演一场“粤港澳粤剧大汇演”,为观众献上由2019香港艺术节与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联合制作推出的更新版粤剧《百花亭赠剑》。该剧由香港戏剧界翘楚毛俊辉策划创作,突破传统故事编写、表演手法及舞台制作,为这部唐涤生佳作注入新时代的艺术魅力。

本届大湾区文化艺术节中,香港方面将举办“中国戏曲节2019”“大八音、说唱、广东音乐及古腔粤曲”音乐会、中乐“领南风·香江情”岭南民族室内乐团与竹韵小集等3项活动。香港特区政府驻粤办经理黄远萍透露,本次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香港会场的活动亮点在于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融合,比如以当代观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对粤剧《媚香留情》进行新编,届时将给观众带来惊喜。

广东、香港、澳门地域相近、文脉相亲,以粤剧、龙舟、武术、醒狮,四大样为代表的岭南传统文化,是粤港澳大湾区人民共同的文化记忆,共同的岭南文化基因让共建“人文湾区”有了坚实的文化和社会基础。

“横向比较来看,粤剧、龙舟、武术、醒狮里,粤剧是排第一的。”广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南国红豆》执行副主编罗丽说,粤剧以粤语为主要舞台语言,而粤语又是大湾区的共同母语,它的地缘纽带最为紧密,是根植大湾区文化最深、也最具辨识度的。

粤剧“省港班”渊源深厚

粤剧起源于清代广州府,至今在粤港澳及海外粤语华人圈中都具有广泛影响,是粤港澳及海外粤语华人文化民心相同、文化认同的纽带之一。2009年10月,粤港澳三地联合申报的粤剧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标志着粤剧迈进新的发展时期。

罗丽认为,“大湾区”这个概念听起来很新,但实际上它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渊源。一直以来,广州、香港一直都是珠三角地区的核心,从1920年开始,粤剧艺人逐渐涌向广州、香港、澳门等大城市,粤剧大老倌们常常往返三地,因很难分得清是来自哪里的戏班,被戏迷统称省港班。

粤剧的舞台艺术特征,尽管现在看来省港两地可能会有一些地域差异,但从它的历史发展进程而言,几乎是完全同步的,在彼此发展的过程中沟通始终没有中断过。哪怕在上世纪60年代闭关以后,省港粤剧界始终有极个别的交往,例如香港的任剑辉、白雪仙也曾以私人身份到广东来。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以红线女为首的广东粤剧界就率先到香港交流演出。可以说,大湾区各地之间的这种粤剧界的文化交流在历史上没有断裂过。至今,香港、澳门的广府人都称到广州为“返省城”,可见其中浓厚的文化渊源。

中山大学非遗研究中心主任宋俊华说,广州和香港两地的八和会馆,是两地粤剧界情谊深切的见证。19世纪末,八和会馆在广州荔湾区落成,后来逐渐向香港、海外发展,香港后来也建了八和会馆。过去在粤剧名伶、艺人间有一种说法,“先在广州八和会馆这边唱好了,才能走到香港八和会馆”,说明了在粤剧发展史上广州和香港两座城市,源和流的传播关系。

发展到现代,香港粤剧和内地的演出往来,也从来没有间断过,罗丽说,内地粤剧团去香港演出非常频繁,除了整本的剧目演出,还有折子戏专场等形式多样。此外,还有不少演员以私人身份参加港澳两地的民间演出活动。

一代名伶红线女的人生轨迹,书写了两地粤剧界的交流史。她曾对香港留下一番发自肺腑的言辞:“香港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香港是我艺术的发祥地……那里,深深地留着我人生路上的一行行轨迹。”

广州红线女艺术中心书记练行村向记者介绍,从1947年至1955年短短8年间,红线女在香港主演了90多部电影,创立了真善美剧团,排演了粤剧《蝴蝶夫人》《清宫恨史》《昭君出塞》等优质剧目。1998年,香港临时市政局为红线女主办了“银海艳影———红线女从影五十周年纪念展”,如今,香江岸边的星光大道上镌刻着红线女和香港电影界八十多位代表人物不朽的手印。可以说,香港见证了红线女的人生沧桑和艺途艰险,见证了红线女由舞台红伶发展为银幕明星并且双棲双荣的业绩。

这种粤剧人员流动,从演员、剧团,逐渐延伸到学术界。罗丽介绍,最早在香港从事粤剧学术研究的学者,大部分具有海外学术背景,到了2000年以后,香港演艺学院开设粤剧表演文凭课程后,许多任职的表演老师都来自于内地,学生也来自珠三角地区的也不少。可见,这三四十年来,大湾区粤剧在人员流动上已经常态化,实际也是百余年前粤剧人员流动的常态。

湾区粤剧交流史上的另一个标志性事件,是2009年粤剧“申遗”成功,堪称粤港澳三地齐心协力,保护非遗的一次合作范例。作为广州市文研院戏剧研究室主任,罗丽也是当年申遗工作小组成员之一,她回忆道,粤剧“申遗”项目最早从2003年的粤港澳大地文化联席会议开始启动,当时牵头的三个机构是广东省文化厅、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澳门文化局,从2003年启动到2009年“申遗”成功,2010年在广州市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挂牌成立粤剧中国保护中心,整个过程很曲折,历经三次才成功,但粤剧是全国地方剧种中最早成功申遗的。

香港戏曲中心落成扶助粤剧发展

近年来,粤剧在香港社会的回潮,似有越演越烈之势。据统计,香港每年约千

余场次粤剧演出,为推动粤剧发展,特区政府也在保育和推广粤剧文化上做了种种努力。

去年年底,位于香港西九文化区的戏曲中心在经过了10多年的筹建后华丽开台,这是香港首个专为粤剧而设的表演场地,是粤剧界的一大盛事。在开台日上,香港八和会馆主席汪明荃说:“粤剧在香港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投资27亿的戏曲中心是一座“为戏曲而设的世界级演出场地”,坐落于西九文化区东侧,建筑占地28,164平方米,包含一个可容纳1,073个座位的大剧院。中心大门仿如舞台的帷幕,步入其中犹如踏上台板,尽览承载了千年文化的戏曲艺术。这座特色,外观别树一格,以一盏传统中国彩灯为概念,糅合了传统与现代元素,为戏曲打造了富时代感的新形象。

虽然,粤剧早已深入香港文化的血脉,甚至在本地俚语中都能找到粤剧的踪迹,但从未有致力于其演出、研究及发展的专属机构。西九文化区戏曲中心的出现标志着粤剧发展的里程碑。

其实,在戏曲中心规划以前,香港粤剧演出的大本营一直是位于北角的新光戏院,它创立于1972年,是本土戏迷和粤剧名角的聚集地,但由于长期亏损、经营困难,近年来面临着拆院建商场的危机。当人们叹惋老牌戏院终要“曲终人散”的时候,全新的戏曲中心落成,让业界再次振奋。

罗丽说,一直以来香港的粤剧演出分两大类,一种是棚戏、神功戏,尤其是一些还保存有传统祭祀庆典习俗的村落,在香港新界地区和一些海岛,比如南丫岛基本每年都有搭棚演出。另一种是城市剧场演出。新光戏院过去一直是香港粤剧演出大本营,而如今西九文化区戏曲中心的落成,具有标志性意义,也体现出特区政府对大湾区本土传统文化的重视。

香港重金扶持湾区文化交流

在资金支持方面,香港政府早在2005年就成立粤剧发展基金,以资助粤剧研究、推广和延续发展的计划和活动,2017年,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管理的粤剧教育及信息中心开幕,致力于推动粤剧艺术保护、教育及承传工作,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表示,特区政府一直致力推动粤剧发展,每年投放超过4000万港元,以弘扬及保护这项重要文化瑰宝。

为了加深新一代青年人对粤剧艺术的认识和了解,扩大粤剧戏迷的覆盖面,香港持续向大中小学推广粤剧,粤剧音乐被列入新高中音乐课程,部分中学展开了正规粤剧课程试点。

香港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表示,大湾区不单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文化交流最繁荣的平台,文化艺术方面要发挥三地相近相亲的优势,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就是最好的开始,他强调,香港政府将致力于支持香港艺团到粤港澳大湾区城市演出,未来五年预留1.4亿万港元,支援本地艺团和艺术家在大湾区作文化交流。

尽管粤剧有了政策的支持,在广东和港澳地区有坚实的群众基础,但宋俊华也在采访中表示,论及长远发展,粤剧仍然存在种种困境,仍面临着与当代城市生活脱节、人才紧缺两大掣肘。罗丽也指出,在老一辈铁杆观众群体日渐萎缩的情形下,粤剧需要培养观众,需要观众有良好的购票习惯,演出能够依靠票房进行市场运作,才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访谈

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俊华:

粤港澳大湾区框架为非遗保护和交流创造了更好条件

南都:粤港澳大湾区框架出台后,你认为会给湾区城市之间的非遗保护和交流带来哪些机遇?

宋俊华: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代表的几样传统文化来看,粤港澳三地有很强的相似性,在湾区建设的背景下,这种交流、融合、发展会更加频繁,通过大湾区的建设,我想政府也会对三地的非遗保护和交流出台一些新的措施,创造更便利的条件,有了好的政策,就能促进三地非遗保护的融合发展。

南都:在学术方面,香港一直是粤剧研究的重镇,内地和香港高校进行了哪些学术交流和合作?

宋俊华:中山大学一直和香港粤剧学者保持密切交流,今年我们也举办了两次粤港澳三地粤剧界之间的研讨会,从学术研究上看,香港粤剧学者做了很多扎实工作,尤其是对神功戏、香港粤剧戏棚、粤剧基本表演形态的研究做了很多工作,值得广州或内地学者学习。

南都:香港粤剧界在传承、创新方面,对内地来说有何借鉴之处?

宋俊华:在粤剧保护的基础工作上,香港很早就开始进行粤剧的音像资料,光碟、唱片的收集整理、数字资源库的建设,这一块超过我们很多。另外,香港在粤剧的展示展览、博物馆建设这块,有些地方很值得我们学习,比如香港文化博物馆有一个粤剧文物馆,专门陈列粤剧文物,包括昔日名伶的表演用品,文物馆里建了一个很大的粤剧戏棚,透过重构的戏棚和电脑影音媒体,生动展现粤剧艺术的历史和特色。

南都:总体上看,目前湾区粤剧的传承发展面临哪些困难?

宋俊华:我个人认为,粤剧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进一步城市化。目前一个明显的现象是粤剧的农村演出市场在萎缩,如果现在粤剧不及时调整发展思路,对将来是很不利,很被动的。今天,粤剧如何满足城市人的生活需求,如何融入城市生活,和当代城市相适应,是粤剧现在面临的诸多问题的一个核心。

戏曲编剧很难留住好人才,人才紧缺是现在粤剧发展一个很大的瓶颈。

南都:由网游改编的《决战天策府》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关注,也引来一些争议。粤剧发展到底该为现代观众更新迭代,还是要保持传统不变?

宋俊华:从传统角度来说,《决战天策府》不算粤剧,但它里面融入了粤剧的唱腔,属于“新剧新演”,有可能引导年轻人去思考和认识粤剧。

我认为,戏曲的发展有四个方向:老剧老演、老剧新演、新剧老演、新剧新演,应追求多元化发展。总的来说,“老剧老演、新剧老演”更适应老戏迷,“老剧新演、新剧老演”更适应新戏迷。

南都:在粤剧研究方面,中大非遗研究中心的主要工作和成果是什么?

宋俊华:广东的粤剧研究界,过去老一辈很多都是中山大学毕业的,从本世纪初到现在,中大研究粤剧的博士生论文有七八个,每个都相当于一部专著,依然是粤剧研究的重镇。目前,我们正在编撰《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里面有一个《粤剧研究丛书》。此外,中大一直在参与《广州大典》的编撰,《广州大典》里面有一个很大部分是对粤剧剧本的整理,中大派出了很多学生老师到香港和海外搜集剧本,都是做实实在在的研究工作。

广州文艺创作研究院戏剧创作研究室主任、《南国红豆》执行副主编罗丽:

香港的粤剧现状

能给广东带来许多启发

南都:如今,香港的粤剧发展现状如何?给我们哪些启示?

罗丽:说到粤剧观众和市场,香港粤剧演出的市场化程度很高,观众有良好的购票习惯,因此香港粤剧演出能够依靠票房进行市场运作。相比之下,内地很多粤剧演出并不能单靠售票的收入去支撑,一方面是粤剧的铁杆观众群体在日渐萎缩,另一方面是内地粤剧观众的购买力始终不强。

谈到粤剧观众群的培育,香港也是先行一步。最大的变化是,香港的年轻粤剧观众数量有增加,也有一些本地的年轻人愿意进入这个行业。反观广东粤剧学校,近十多年来都面临着招生难的问题。

在大湾区地区,粤剧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有数量庞大的私伙局。粤剧的海外传播也依赖于私伙局这样的组织形态。这样便于传播的小型机构便是粤剧民间活动的重要肌理,是地方剧种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能在不同地方生根的原因。

南都:在学术研究方面,香港学者的研究方法和兴趣有何特色?

罗丽:两地从事粤剧研究的机构和学者群有点不一样。在2000年前后,广东高校甚少有专攻粤剧方向的学者和研究生。华师、中大的老师主要是从古典文学、古典戏曲研究领域对粤剧研究有所涉猎。相比之下,当时内地的粤剧研究力量主要集中在文化系统的机构内,比如原来省艺术研究所的赖伯疆、谢彬筹、黄镜明以及广州市的一批专家。在2003年粤剧“申遗”开始,成为“非遗”的粤剧开始进入高校的学术视野,中山大学设立了非遗研究中心,华师成立了岭南文化研究中心,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开始在不同角度关注粤剧,切入粤剧文本及历史的诸多研究领域。

从学科上来讲,内地更多是从文本和历史切入粤剧学术研究领域的,但是香港的粤剧学术研究不一样,他们从人类学、民族音乐学等不同领域切入,直接拓宽了粤剧学术研究的视野。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不少香港学者参与了粤剧创编,例如简又文为芳艳芬编写了粤剧《万世流芳张玉乔》。后来,黄兆汉教授在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开始了粤剧剧本的整理。此外梁沛锦教授也通过《粤剧剧目通检》等一系列重要基础工作。

南都:你如何看待粤剧的变革和创新?

罗丽:我十多年前就开始了粤剧电影的专题研究,从传播媒介和技术发展角度来看粤剧是非常有意思的,也可以从侧面看到粤剧这个剧种乃至广东人的灵活多变和对科技发展的敏锐。粤剧的变革和媒介的交互发展,一直都走在全国前列。

粤剧始终是商业化程度很高的剧种,无论是百年前的流行剧目剧本选段的印刷出售和名伶灌录唱片,还是如今粤剧界出品动画片、联动网络游戏制作新剧目。在智能化时代,这几年已有香港从业者开发了一系列粤剧网络游戏和手机APP,以传播推广粤剧文化。我相信,粤剧作为一直依旧活跃在舞台之上的传统文化在今天依旧有着自身新变的活力。

返回顶部